离岸债爆雷!国储能源35亿美元债实质违约!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9-09 20:36

  5月中旬,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储能源”)对外公告称公司美元债出现技术性违约,原因为基层员工误读了债券托管人有关要求赎回债券和支付票息的通知,导致了公司方面在5月14日汇出了债券的利息,而没有汇出本金。国储能源表示,计划不迟于5月25日支付本金。预计兑付日期已过,本金还是没能兑付。

  日前,国储能源公告称,由国储能源全资子公司发行、国储能源担保的美元债未能偿还3.5亿美元本金,目前已经构成实质性违约。

  值得注意的是,国储能源的违约还触发了该油气生产商其他债券的交叉违约,其中包括4亿美元2021年到期、息票5.55%的美元债券,以及20亿港元(2.55亿美元)、2022年到期的港元票据。另据该公司高管称,2019年1月和11月到期的票据也被触发了交叉违约。

  国储能源的主营业务为能源(石油、天然气等)开发和贸易。市场消息称,国储能源注册资本17.25亿元,实际控制人为陈义和,对外投资企业29家。截至2016年6月底,国储能源总资产为293亿人民币。2016年一年利润才5亿出头。而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已违约的美元债,国储能源还经海外子公司在港发行总值2亿美元的债券,票面年息率为5.25%;此后有传闻分别发行4亿美元债及3年期美元债,后者票面年息率达6.25%。

  国储能源极为低调,市场上信息甚少。但国储能源又以其强大的背景和令人刮目相看的实力证实着自身的不凡。

  我们都知道公司名称以“中国”开头的企业或多或少带有国企色彩,国储能源又是否是国企呢?实际上,国储能源在股权关系方面很是纵深,表面上,中远航燃气有限公司持股97.04%,上海中油三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持股2.96%。而中远航燃气有限公司是中国华联国际贸易公司全资子公司,中国华联国际贸易公司又是中国经济联络中心全资子公司,也就是说,国储能源实际人为中国经济联络中心。中国经济联络中心成立于1993年,隶属于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

  而据其早在2016年在香港发债的说明书,国储能源4名主要股东分别是持股30%的中国富莱德实业公司、持股28%的国能天然气进出口(北京)有限公司、持股27%的中国海外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持股15%的中国华联国际贸易公司。四名股东皆能看到国企的影子,富莱德实业公司由北京商务局全资持有;国能天然气大股东是北京市中油科技开发公司,中油科技是中石油集团全资子公司。中国海外控股集团的两大股东中国城镇化促进会及中国工业经济学会,前者是由发改委、住建部、财政部等多个中央部委发起成立,后者属社科院辖下。持股仅15%的中国华联国际背景则更神秘,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由中国经济联络中心全资持有。

  国储能源一直以来都很神秘,直到2017年11月因一桩收购案才出现在大众视野。国储能源子财团曾于2017年11月以创香港写字楼交易最高纪录的402亿港元接手李嘉诚旗下的香港中环中心。而这家名为“中国港澳台侨和平发展亚洲地产有限公司”为一间根据英属处女群岛(BVI)法律注册成立的公司,是一家为收购目标公司而特别设立的特殊目的公司。简而言之,就是一个专门成立的收购平台。

  据悉该财团内除国储能源拥有55%的股权外,还囊括了一些香港投资者,如有“磁带大王”之称的陈秉志、“小巴大王”马亚木、“物流张”张顺宜及蔡志忠等,这些投资者占股约45%。而在过去三年内,国储能源透过子公司在港发行数宗短期债。

  亚洲美元债是指亚洲新兴市场国家(包括中国)的政府、准政府机构和企业等发行的以美元标价的债券,以信用评级来划分,分为投资级和高收益债券。

  年初以来,随着美国加息周期的深入,美元回流,加之贸易战等国际局势影响,短端利率上行趋势明显。从而融资成本上升,借新还旧一定程度上或失灵。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亚洲债券市场历史违约率较低(0-3%),而中国又是亚洲美元债的发债大国,随着中国去杠杆的深入并大力打击影子银行和非正规房贷渠道,企业流动性状况不断恶化下为即将到期的贷款和债券进行再融资,违约就很容易发生,预计今后美元债违约情形或还会更普遍。

  近年来信用债风险激增,境内再融资渠道收紧,很多企业选择境外发债。近期,包括融创、海航、北控水务等纷纷选择境外发债。彭博数据显示,2017年中资企业境外发债总额3095.75亿美元,其中金融机构发债总额1911.96亿美元,占比61.76%。2017年中资企业外债发行总额较2016年的1538.82亿美元增长101.18%,而2016年的增幅不过25.12%。今年外债发行继续延续高增长态势。2018年初至今,中资企业境外发债总额1716.99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965.34亿美元增长77.86%。

  值得注意的是,亚洲美元债市场也在悄悄发生变化,在违约潮的波及下,审慎情绪持续升温,目前一些参与者开始认为要向信用较弱的借款人提出更高的溢价要求,信用差异化凸显,投资者开始精挑细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