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储能源触发交叉违约投资者噩梦到来?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9-08 23:40

  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股份公司宣布自己未能兑付本月早些时候到期的3.5亿美元债券,这是中国去杠杆行动导致了一些公司融资梗阻的最新案例。

  该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还有18亿美元的离岸票据尚未偿还,称此次违约原因是中国“信贷环境收紧”。中国国储在5月27日发布于香港交易所网站的公告中表示,该公司计划暂停支付2021年和2022年到期的债券今年的利息,并考虑出售资产并寻求对债券进行重组。

  在竞标澳大利亚油气勘探商AWE Ltd.失败之后,中国国储今年早些时候退出了以52亿美元收购李嘉诚公司所有的香港一栋摩天大楼的交易,引起了各界瞩目。

  该公司的再融资困境表明,中国的去杠杆行动——特别是通过打击影子融资,正在损害企业部门的融资。中国3年期AA评级债券的收益率(在中国被视为高收益率)对AAA评级债券的溢价今年已经上升28个基点,至2017年6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这起违约加剧了围绕中国美元债的恐慌情绪,”澳新银行信贷策略主管Owen Gallimore称。“这段时间在岸资金的获取受限,如今这开始给需要再融资的企业带来压力。”

  中国政府正寻求鼓励信用风险定价市场化,而且正在容忍更多的债券违约。根据彭博汇编的数据,今年迄今为止,中国内地市场至少有14支公开发行的债券发生违约,而上年同期为13支。

  根据公告,中国国储的这起违约触发了该油气生产商其他债券的交叉违约,其中包括4亿美元2021年到期、息票5.55%的美元债券,以及20亿港元(2.55亿美元)、2022年到期的港元票据。该公司高管Lin Jianbang周一告诉彭博新闻社,2019年1月和11月到期的票据也被触发了交叉违约。

  Lin上周五告诉彭博新闻社记者,中国国储的离岸子公司原本预期会在上周五中午之前收到来自母公司的汇款、进而兑付前述2018年债券的3.5亿美元本金,但后来资金并未如期到账。

  Lin当时还表示,该公司在与其2019年11月到期债券的受托人磋商5月25日到期的一笔息票付款,但周一称这笔款项未能支付。

  该起违约表明中国在岸市场流动性状况确实非常紧张,发行人无法从市场或银行处获得融资。我预计今年中国债券市场的投资者的日子会很难过——违约还会增加。在短期内,工业债券将在离岸市场受到冲击。

  我认为这里的关键是政府摆脱全面兜底的立场,我们正处在从‘谁是你爸爸’模式转向‘适者生存’模式的节骨眼上,市场波动仍然很剧烈。如果完全变成后一种模式,那么环境实际上会更好。

  这是信用债投资者的真正噩梦——要试图避免在中国高收益债领域踩雷!前面竖着可怕的路标:资产出售、息票暂停兑付、协商重组——这些是会出现在债券投资者万圣节主题公园的东西。越来越多的惊险‘游乐设施’正在安装之中。

  我认为这是一个特例,并不认为这标志着一个系统性问题。我未发现中国企业存在流动性难以获得、杠杆严重过高等表明系统性危机的广泛趋势。就算是在最好的时期,也会有公司因为各种问题而违约。

  虽然我怀疑一次灾难性事件不会吓坏整个市场,但我认为动不动就能看到的这类新闻让人们对亚洲高收益美元债整体上变得更加谨慎。我认为这是特定事件。市场一直以来对一些事件是有所预期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你应该不用介怀。

  深交所上市公司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原计划发行不超过10亿元人民币3年期公司债券,公司主体和本次债券的信用等级均为AA+。据5月21日披露的发行结果,最终发行规模为5000万元,仅完成了计划的5%。

  此外,该期债券原计划有两个品种,分别附第1年末投资者回售选择权和附第2年末回售权。最终前者的票面利率定在7%,较中债3年期AA+企业债收益率估值高出约190个基点,而附第2年末回售选择权的品种则无人问津。

  “近期债券时间违约频发,导致需求萎靡,”中信证券固定收益研究主管明明对彭博新闻社表示,“东方园林自身评级不高,且属于今年违约较为集中的上市公司,因而发行较为困难。”

  东方园林则对彭博新闻社表示,公司的发展有与之相匹配的资金计划,此次发行公司债不会对公司资金造成影响,公司经营一切正常。

  彭博数据显示,本次发行之前,东方园林待偿还的公开债券规模达74亿元人民币,其中接近一半将在年内到期,而5月22日就需要兑付一笔8亿元的超短融券。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为此次债券发行出具的评级报告中,提示的主要风险就包括了近年来东方园林刚性债务规模迅速增长,“公司面临较大的即期债务偿付压力,同时,外部融资环境的变化亦可能对公司盈利空间产生影响。”

  彭博汇总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境内债券市场至少已发生14例新的债券违约事件,其中在2018年首次出现违约的6个发行人中,有4个是上市公司。市场对于交易所公司债、再融资压力较大、低评级企业以及民营企业的信用风险高度警觉。

  “目前国内债券里AA评级的债券投资人基本不敢买,AA+评级的也会看得非常非常仔细,”中信建投(国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固定收益董事周耿在电话采访中表示,随着这轮违约风险的暴露,国内的信用风险定价和衍生品的运用都有希望得到显著改善。